您的位置:永利博 > 关于我们 > 国家已不再控制棉花的价格,在今年将棉花改种

国家已不再控制棉花的价格,在今年将棉花改种

发布时间:2019-10-07 09:30编辑:关于我们浏览(145)

    近日,随着秋收热潮的退去,关于棉花价格的问题成了种户闲暇时讨论的新重点。据相关部门介绍,今年棉花的价格还没有统一划定,预计今年商河地区棉花的价格大约在三块钱左右,比去年要低一块钱,并且自去年起,国家不再控制棉花价格,全凭市场调节。“今年我家的棉花还没有卖,现在的价格太低了,才三块多一点,都不够工钱的。”家住沙河乡大仉村的张先生说,由于今年干旱少雨,棉花的坐果率比较高,所以棉花的产量比较好,“照往年的情况看,一般都是产量上去了,价格就下来了,等涨钱的时候再说吧。”据悉,现今的纺织业很不景气,以前商河的纺织工厂比较多,现在基本上都已经倒闭或者面临倒闭,“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以后的棉花你就算想卖,也找不到买主。”农业局的相关负责人说,现在的纺织业已经不再用纯棉了,都是用一些棉花纤维或者化学纤维,这样棉花市场的需求量就小了。 由于近年来棉花的价格只降不增,因此种植户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都已经舍弃棉花而改种其他粮食作物,“一亩地也就产500多斤吧,照去年4.2元每斤的话,收成还是不错的。”种子站的于女士说,但种植棉花花费的人工费要比一般的粮食作物多,舍去成本,利润也就很少了。 “棉花种子光国家、省级审定的就有40-50种之多,再加上没有审定的一些品种,那就更多了。”种子站的于女士说,棉种本身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国家审定的种子比较放心,“已经没有了所谓的优质棉跟普通棉这么一说了,现在棉花的出花量多,价格就高。”记者在商河县农业局了解到,由于棉花的种植面积不断缩小,再加上进口棉花对国产棉花的冲击,所以自去年秋后,国家已不再控制棉花的价格,而是由市场自己调节,政府考虑种植棉花的成本比较高,所以自2009年出台了一项补助政策,每年补助棉花种植户15元每亩。 “市场调节没有所谓的好坏,市场需求量多,价格就高,市场需求量少,价格就低,一切都要看市场的需要。”农经站的负责人说,如果国家统一进行控制的话,对种植户是有好处的,最起码收入会有保障,“但根据这几年的发展形式,国家再统一控制棉花的价格不可能了。”据相关负责人介绍,市场调节时会出现物品价格过高或者过低的现象,但由于国内棉花价格整体呈下跌趋势,再者今年棉花的产量普遍较高,进口棉花的途径又较为便利,所以不会出现棉花价格过高现象,预计今年棉花价格每斤比去年要低一块钱。

    由于种植棉花的土壤可以容易转种玉米,棉花价格坍塌之后不少棉花主产区农民纷纷转种玉米。

    山东德州市棉花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棉农植棉意愿大幅下降,种植面积较上年下降42%左右,不少棉农转种玉米等粮食作物。最近山东媒体报道,山东德州玉米遭遇丰收的烦恼,价格创5年来最低,同样上演谷贱伤农,其中就有不少改种的农民。

    今年秋收以来,玉米价格连创新低,最高地区跌幅达30%,卓创资讯数据显示,截至21日,全国玉米均价在1883元/吨,较去年同期下降19.29%。

    着名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农民种棉花棉花大跌,种玉米玉米又大跌,主要还是进口太多导致粮食种植结构失衡,“现在国际粮价大跌就大量进口,直接导致国内价格体系和种植的混乱,国家应该有个基本的规划,以国内需求来规划收储的价格,将国际与国内市场串起来看是错误的做法。”

    目前,我国对农产品仍实行最低价收储和临时收储政策,该政策始于2004年,最初是对稻谷、小麦实行最低收购价制度,2008年开始对玉米实行临时收储政策,当年临时收储价每斤为7毛多,到2014年涨到1.13元,这极大地刺激了农民种玉米的积极性。

    李昌平认为,现在要增加农民收入,把农民消费能力提高。这样才可以最终实现拉动内需的要求。

    孙立武认为,收储政策调整的第一年市场价格波动比较大,但未来波动空间会收窄。“需要关注的是整个农产品价格面临政策调整,十三五临时收储政策会进入退出的集中期。”

    李昌平认为,国内市场不应受国际左右应控制进口,充分发挥财政的作用,以日本为例,他们有统筹规划,生产多少粮食国家下达给农协,农协有计划有组织农民生产然后收储,“日本种出来的稻米以人民币计算是13块钱,国际市场才一块三,但他们也不会大量进口。”

    卓创咨讯分析师孙立武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临时收储政策导致国内玉米棉花价格与国际市场价格逐渐拉大,而国内市场机制也在进一步扭曲,加上今年养殖饲料行业不好,“政府一调导致价格大幅下跌,玉米是走过去棉花的老路。”

    在财经作家如松看来,去年棉花事件说明财政无法再支撑棉花的价格,或者说棉花因为财政的压力首先被放弃,价格体系坍塌已现一角。“而棉农改种主粮一方面导致主粮的产量上升,另一方面进口价格的优势扩大,最终结局是主粮国储库存上升,会消耗财政。”

    “去年种棉花,棉花价格大跌,今年我们改种玉米,没想到玉米又大跌。”有江西农民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今年将棉花改种玉米后,农民们原本期望弥补亏损,却再次遭遇市场打击,连续两年现亏损。“现在收购价跌到一块以下,玉米没有卖只能锁在家里,我们已经很难踩准节奏。”农民们表示。粮食市场供大于求自然是导致农民收入锐减的客观原因,但是在这种“种啥啥跌”局面的背后,已经运行了11年之久的,曾经作为中国稳定粮价重要“砝码”的收储政策却也似乎在无意之间干扰了农民对于市场信号的接收。

    本文由永利博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家已不再控制棉花的价格,在今年将棉花改种

    关键词: